当前位置:首页>研究与出版>出版物>《中国期货》>2017年>2017年第一期
总第五十五期
加入收藏打印关闭

【人物·对话】对话吴浩军:深耕产业 打造衍生品综合服务商

发布时间:2017年03月23日

(中粮期货 吴浩军)

  《中国期货》:请详细介绍中粮期货经纪业务、投资咨询业务、风险管理业务等的规模及发展情况,并谈谈在上述几大板块业务中,增长最快的业务及其发展经验?

  吴浩军:对于我们来说,经纪业务是最基础且比较成熟的业务,中粮期货盈利能力最强的业务板块还是经纪业务,其他创新业务都离不开经纪业务,但各项业务都有各自的特点。比如,投资咨询业务板块,去年,投资咨询业务在几大业务板块中发展得比较快,对公司业绩的贡献不小。

  目前,我们投资咨询业务已经推出了一些比较成熟的产品,我们的业务团队、研究院涌现出了多个模式,比如培训类的产品、交易咨询类的产品以及研究类的产品,各个业务团队都找到了自己的定位和发展模式,这项业务已经成为中粮期货新的收入增长点。现在通过投资咨询业务考试的人员已占到全公司的三分之一,未来我们还会加大投资咨询业务的培训力度。

  事实上,投资咨询业务给公司也带来了几个好处,一方面,公司业务团队的专业能力得到很大提高,同时,投资咨询业务推动了整个公司业务团队的分化;另一方面,促进各业务团队挖掘自身的核心竞争优势,为产业客户提供更有针对性、个性化的服务,通过产品得到市场和客户的认可。

  风险管理业务板块方面,中粮期货在行业内其实是探索得比较早的,2006年我们就设立了一个子公司,以仓单服务为主,现在风险管理公司的四项基本业务中许多业务都是参考中粮模式。

  中粮期货作为最早尝试风险管理业务的期货公司,经过多年的发展,应该说既获得了收益,也吃了不少亏,但同时也积累了一些宝贵经验。场外市场的风险管理跟场内的风险管理不能等同起来,同时要格外注重信用风险的管理,这在开展场外业务中是最为重要的。因为信用风险的管理不是期货公司的专长,要发展场外业务,期货公司必须要结合各自的特点以及自身的能力。对于期货公司来说,有些业务可以做且有利润,但不属于期货公司能力范围,该放弃的就必须放弃。不过,整体而言,我们对场外业务还是寄予了很大的期望。

  《中国期货》:中粮期货是国内首批获得资产管理业务资格的期货公司,是业内最早开展投资顾问和CTA实践的期货公司之一。中粮期货拿到牌照后是如何开展这些业务的?2016年的资管新规是否对公司的资管业务产生了影响,公司如何应对?

  吴浩军:拿到资管牌照后,我们最先围绕自主管理产品来做。从2016年开始,我们的资管业务才转向自主管理与通道业务相结合。去年上半年我们的通道业务发展得比较快,但7月份资管新政策出来后,通道业务基本就停了下来。

  发展到现在,中粮期货的资管规模达到了20亿左右,其中自主管理规模大约在15%至20%。资管新政策出台后,我们对资管业务进行了调整。今年,我们会和券商合作来发行一些资管产品。

  去年开始,银行委外资金纷纷涌入期货资管领域,很多期货公司都在分这块蛋糕,但我们还没有正式去对接这块资源。我们想先看看,目前我们的主要任务还是提高自身的自主管理能力,希望能够提升自身投研一体的能力。

  《中国期货》:现在期货公司都在积极发展场外衍生品业务,请谈谈中粮期货在场外衍生品方面的工作进展及遇到的挑战。

  吴浩军:在开展场外衍生品业务的过程中,我们遇到的最大困难还是团队建设问题,同时风控管理也非常重要。现在许多期货公司有发展场外衍生品的业务需求,但风险管理能力却跟不上去,特别是动态风险监管。如果这项能力没有跟上去,哪怕场外业务缓一缓也没有关系,因为场外衍生品市场的空间很大,但公司承受风险的能力有限,必须风险管理能力与业务能力匹配之后,再一步步推进。

  《中国期货》:中粮期货成立的二十多年来,公司的发展是否遇到过瓶颈或困难,公司如何渡过难关?未来五年公司的发展规划和重点发展方向在哪里?

  吴浩军:我们公司遇到的发展瓶颈就是金融业务的转型。前几年,股指业务发展较快时,中粮期货的发展确实比较困难,因为我们大多数的业务都是布局在商品期货领域,股指业务相对较少。但引进新股东中国人寿之后,我们已经在这个板块进行投入,为股指业务发展做一些准备。相信金融期货松绑以后,股东的参与,能够为我们带来业务的转型。

  未来五年,中粮期货的发展方向是成为衍生品服务商,重点还是以场内业务为基础,同时发展场外、资管、国际业务。我们规划了四个平台,即场内、场外、资管和国际平台,争取每一个平台成为一个新的中粮。

  《中国期货》:当前中粮期货的投资者结构如何?公司成立二十多年以来,投资者结构发生着怎样的变化,背后的原因是什么?这一变化给期货公司和市场发展带来怎样的机遇与挑战?

  吴浩军:中粮期货由于从一开始便深耕产业,所以法人机构较多。从权益角度来说,法人客户的权益占了80%以上,而在法人客户中,又是以产业客户为主,直到最近两年投资机构才慢慢多了起来。

  就整个行业来说,现在投资者结构已经发生了变化,未来机构投资者还会增加,因为金融市场投资理财的需求很旺盛,产生了越来越多的专业投资者,这对中粮期货来说,或许是一个机遇。在这种机遇面前,我们首先要做的还是要把自身的专业能力提高,因为只有专业能力提高了才有能力去服务好机构。

  事实上,中粮期货已经深耕产业20多年,在产业方面积累了较多经验,特别是在农产品方面,我们已经拥有了一些核心竞争力,同时也有一些独特的资源,这能够让我们在转型的过程中抓住一些机会。当然,机会和挑战是并存的,挑战主要包括专业能力能否持续、公司运行机制能否与时代发展相吻合等。

  《中国期货》:请谈谈中粮期货在内部合规、风险控制方面的经验。如何处理好创新、合规与风控这三者间的关系?

  吴浩军:合规是期货公司开展所有业务的基础,这在我们所有业务团队内都非常明确,我们公司设有首席风控官,而首席风控官主要的工作就是合规,同时还设立了一个风控部,主要对公司场内、场外所有业务进行风控,公司合规和风控都分别设有专人来分管,不受业务的干扰。因此,在2015年股指期货剧烈波动以及2016年商品期货市场大涨大跌中,公司没有出现一起爆仓事件。

  我们的创新业务必须在合规的范围内进行创新。实际上,无论是在IT也好,金融工具也好,还是子公司的业务,我们都有创新的任务,但我们都预先给各个业务部门画了一个边界,设了红线跟底线,明确各业务部门创新可以,但不能碰到边界。

  《中国期货》:请介绍公司的人员构成情况,以及人才引进和激励机制。

  吴浩军:目前中粮期货有360人,公司整体人员结构比较均衡,团队成员构成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年轻,平均年龄在27至28岁左右。其中,从业20多年的人员在公司沉淀得还是比较多,10至20年的人员如今都已成为公司骨干。

  在留住骨干人才的同时,我们也在补充一些新鲜的血液。比如,在人才引进方面,公司制定了一个比较独特的MD职级体系,岗位和职级两条线,在业绩、能力、态度方面考核表现突出的,在MD职级体系内,普遍员工都可以获得较高的职级。

  《中国期货》:中粮期货的股东背景对公司期货业务的开展有哪些帮助和支持?

  吴浩军:中粮集团内部的许多套保业务都是通过中粮期货来运作的,这对于我们业务员能力的提升带来了非常大的帮助,同时集团也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商情平台,且这个商情平台遍及全球,而我们的研究院就在集团的商情布局当中,以便研究员的信息、报告及数据能够及时地被获取。同时,对于市场和产业的认识,我们都能够从这个商情平台获取到比较权威的信息。此外,相对于其他的期货经营机构,我们也能够比较全面及时地获取农产品方面的数据。

  《中国期货》:依托农业产业背景,请谈谈中粮期货在服务三农方面做了哪些工作,过程中存在哪些瓶颈,有哪些经验借鉴?

  吴浩军:在服务三农方面,中粮期货主要是为一些比较大型的农产品机构做服务。比如,在人才输送方面,我们向中粮集团输送了大批期货人才,有交易、风控、研发、清算方面的人才,也有法务以及管理方面的人才。除了中粮集团,中粮期货也给整个产业链输送了大批专业的期货人才。

  我们在服务三农的过程中,也确实遇到了一些瓶颈,比如限仓制度和资本金的约束。2009至2010年,我们受到限仓制度的约束最严重,致使我们的交易受到比较大的影响,套保头寸根本做不进去;同时,中粮期货受资本金的约束也比较严重,当时中粮正值保证金规模破百亿,但由于受到资本金的约束,我们当时主要的工作不是吸引客户到我们这里来交易,而是劝客户把资金撤走,特别是一些大的产业客户,这导致中粮期货错失了最好的发展机遇。

  直到2012年,我们才完成了新股东的引进,中国人寿以35%的股份入股中粮期货,但那时正值金融期货快速发展时期,对商品发展不是很有利。

  《中国期货》:2016年12月28日,中粮期货与河南省桐柏县人民政府签订了《扶贫服务备忘录》,请您谈谈期货行业扶贫的意义,以及中粮期货在扶贫方面的具体实践与后续安排。

  吴浩军:作为金融机构,同时也是中粮集团的成员之一,对于扶贫我们有义不容辞的责任,我们已经把扶贫工作纳入到整个集团的扶贫范围之内,中粮期货已经与桐柏县进行需求对接。2016年年底,我们已经带队去了桐柏县,与当地领导进行了交流,争取今年能够把中粮的平台和产品与当地的资源进行对接。

  《中国期货》:白糖期货和豆粕期货临近上市,中粮期货做了哪些准备?在您看来,豆粕、白糖期权上市,对期货行业或期货公司意味着什么?期货公司应该如何去拥抱这种机遇?

  吴浩军:场内期权即将推出,目前我们分别向大商所和郑商所申请了豆粕和白糖期权做市商资格,我们有信心把这两个品种的做市商工作做好,因为基础准备工作我们已经做了三年了,不管是团队、技术,还是系统及风控,准备工作都已经完成,同时在交易所的模拟和测试当中,我们都名列前茅。

  对于场内期权做市,我们公司设立了独立的子公司去做做市商的风控,目前中粮是行业里唯一一个设有两个风险管理子公司的期货公司,其中一个专门做期现结合业务,另一个专门做做市商,因为做市商有风险,我们通过独立的法人可以将风险屏蔽起来。

  豆粕、白糖场内期权的推出,对期货行业来说是一个长期利好。从某种程度上,场内期权的推出有望成为期货公司业务发展的一个拐点,因为即将上市的是豆粕和白糖两个期权,这两个期权如果尝试成功,未来可能还会有更多的期权品种推出,这有利于扩展期货公司的业务范围。场内期权推出,对期货公司的经纪业务也会产生比较大的影响,虽然说刚推出的时候,可能影响比较小,但后面的影响会比较大。

  对于投资者来说,他们可以选择的交易工具和组合的交易策略也更加丰富;对于产业机构来说,他们的风险管理工具可选择的余地也更多。不过,场内期权推出对期货公司也提出了一些挑战,期货公司的能力能不能跟得上是个问题,比如研究能力、服务能力、风险控制能力,这些都是挑战。

  《中国期货》:请谈谈您对期货公司在资本市场融资的看法,可否具体阐述贵公司的上市计划?

  吴浩军:近几年,期货公司进入资本市场融资的身影越来越多,有的公司是为了补充资本金,有的则是需要开始场外业务需要融资,还有的是为了机制上的突破转型。期货公司进入资本市场融资要根据自身业务发展需要。综合来看,期货公司也确实需要有一个多元化的股东结构,这对公司的发展是有利的。中粮期货上市计划将纳入到中粮集团金融板块统一的上市计划当中,我们正在运作中。

  《中国期货》:未来国内的期货及衍生品市场,您觉得哪些品种或产品会有突破性和创新性的发展?

  吴浩军:我认为,未来国内衍生品市场最大的创新可能是离岸交易市场的推出,只有离岸交易市场推出,中国期货市场才会真正融入国际商品定价当中。

  中国作为一个商品大国,其定价权一直受到约束,国际影响力也比较有限,如果离岸市场推出,中国有可能就会成为全球大宗商品的定价市场,中国期货市场才能真正迎来美好的未来。

  事实上,目前中国期货市场可以国际化的品种非常多,除了原油和铁矿石之外,中国大部分商品都可以推出离岸交易,特别是农产品期货,同时还包括一些中国有特色的工业品,比如黑色系列。

  《中国期货》:当前,期货服务实体的内涵更加丰富,您认为现货企业对期货公司的服务能力提出了哪些新的要求?目前期货公司的短板主要在哪里?如何解决?

  吴浩军:现在实体企业对金融机构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综合起来其实就两个,一个是风险管理能力,一个是资产管理能力。对于期货公司来说,如果两个方面的能力很难兼备,期货公司就要做一个选择,比如根据自身团队的情况,要么做风险管理服务,要么做资产管理服务。

  整体来说,期货公司要提高综合服务能力,因为期货行业已经在综合性地发展,买方业务推出之后,原来的卖方服务能力要转变为买方服务能力。因此,期货公司要打造综合的服务能力,再具体一点就是投研能力、综合风控能力,这样才能满足实体客户的需求。

  目前期货公司遇到的最大的短板就是牌照不够,经营的范围还局限在衍生品当中,但金融的范畴是比较大的,要给客户提供综合的金融服务,期货公司就要具备更多的业务经营范围。面对这种情况,期货公司有两个选择:一个是纳入到更大的金融平台当中;二是获取更多的经营牌照,这样才能给客户提供综合的金融服务。


相关新闻
建议使用 1024×768 分辨率、IE6.0以上版本进行访问,低版本IE将不能正常浏览 版权所有@2001-2006中国期货业协会 CFA All Rights Reserved
京ICP备0504711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604 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33号通泰大厦C座八层 邮编:100140
无标题文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