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>公告新闻>媒体看期市
加入收藏打印关闭

[期货日报]推动衍生品市场“一全两通”

发布时间:2019年12月03日

  11月30日,在中国(深圳)国际期货大会“服务实体经济与机构能力建设”分论坛上,大商所党委书记、理事长李正强出席论坛并演讲。他表示,我国衍生品市场已经进入多元开放发展阶段,当前正面临着全球政治、经济和产业环境的深刻变化。为此,衍生品市场要破解“两大矛盾”,打造期货、期权和互换工具体系完整,期货与现货市场连通、境内与境外市场连通的“一全两通”新局面,通过高质量的衍生品市场更好地服务经济高质量发展。 

  衍生品市场发展面临挑战 

  经过30年发展,我国衍生品市场已经进入了多元开放的新发展阶段。在新时期,衍生品市场所面对的发展环境正在发生巨大变化。 

  “我们正处于世界大变局中,既有重大历史机遇,同时也面临严峻挑战。”李正强表示,随着美国等发达国家经济衰退风险上升和中国经济稳定增长,全球政治格局、经济格局、产业格局和经济治理格局发生巨大变化,我国需要解决如何构建国际贸易新秩序、如何有效参与全球经济治理等问题。大变局、大趋势下的风险和不确定性增加,为风险管理市场发展提供了重要契机。 

  同时,我国经济正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。高质量的经济发展离不开经济运行平稳、结构完整均衡、价格反应灵敏等要素,也需要实体产业具有很强的风险管理能力。从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角度来看,金融业应该为实体经济提供更多服务,除了解决资金融通问题外,还要为实体企业提供高效的风险管理服务,解决资金使用效率的问题。远期、期货、期权和互换等衍生品正是管理市场风险的重要工具。 

  对于人民币国际化而言,目前人民币在国际贸易结算支付、储备中的比例还比较低,人民币国际地位与我国GDP、我国经济对世界的贡献不相匹配。这需要以大宗商品人民币定价为基础,推动人民币国际计价、结算、储备,加快推进人民币国际化。 

  此外,人工智能、区块链、云计算等新兴科技的突飞猛进,为传统金融业态带来巨大冲击,未来可能推动交易方式变化。“对于新兴技术,我们仍处在跟随、模仿阶段,必须积极拥抱现代信息技术,利用新技术提高市场运行效率。”他说。 

  30年发展历程奠定衍生品市场基础 

  回顾我国衍生品发展史可以看到,1998年以来,市场始终保持健康较快发展,未发生系统性重大风险,并建立起了一套行之有效的风险防控体制机制、规则体系、技术系统、方法手段。目前我国衍生品市场已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商品衍生品市场,投资者结构持续改善,价格发现和避险功能逐步发挥。 

  “我们由过去单一封闭的落后状态进入了多元开放的发展阶段。这个发展历程让我们加深了对‘四个自信’的理解,更加坚定了‘四个自信’。”李正强认为,强调服务实体经济的根本宗旨、强调风险防范,这是我国衍生品市场独特的发展理念和规划,其监管体制、监管模式也越来越得到全世界监管机构的认同。 

  在上述发展理念和市场机制的作用下,近年来我国衍生品市场功能持续发挥。以铁矿石期货为例,2010年前后国内螺纹钢价格超过4900元/吨,同期铁矿石普氏指数价格高企,螺纹钢与铁矿石价格比只有3.3,铁矿石价格上涨侵蚀了钢铁行业利润。2017年前后,螺纹钢价格再度超过4900元/吨,但螺纹钢与铁矿石的价格比扩大到8.4,钢铁企业利润大幅增长。可以说,铁矿石期货产生公开透明的价格,优化了现货贸易定价机制,初步改变了我国“买什么、什么贵”的局面。 

  还要看到,我国衍生品价格的国际影响力和定价能力明显提升。铁矿石期货国际化后,淡水河谷等国际矿山、贸易商开始以铁矿石期货价格为基准开展基差贸易,铁矿石贸易有望形成以人民币计价、以铁矿石期货定价的新趋势。 

  发展衍生品市场需要破解“两大矛盾” 

  虽然衍生品市场过去的发展和服务实体经济成效有目共睹,但是相对于我国实体经济发展需要、相对于国家战略推进,衍生品行业的服务能力、服务方式还面临很大挑战。 

  具体来看,当前衍生品市场存在两大主要矛盾:从外部看,主要是实体经济巨大的风险管理需求与衍生品市场的服务手段、服务方式、服务能力严重不足的矛盾。从内部看,主要是过去30年形成的适合单一封闭商品期货的工作思维、工作习惯、工作能力还不能够适应多元、开放发展新形势的矛盾。 

  “当前,我国衍生品市场发展还具有不充分、不平衡、不完善的特点。”李正强称,“不充分”体现在很多大宗商品领域还没有上市衍生品工具。2018年,我国期货市场成交量30.1亿手,仅占全球的17.6%,期权成交量占比更是仅为0.1%。在大豆等已上市的品种上,我国大豆表观消费量是美国的2倍,但是美国大豆衍生品的成交量是我国的8倍。 

  “不平衡”体现在,一方面商品期权市场发展滞后于期货市场,目前国内仅有6个商品期权品种,期货与期权市场规模和发展程度“不平衡”。另一方面,我国衍生品市场存在“自然人客户多,产业企业、金融机构等法人客户少;贸易商多,生产商少;境内客户参与多,境外客户参与少”的“不平衡”局面。据统计,2017年世界500强企业利用衍生产品管理价格波动风险的比例为92%。早在2013年,美国上市公司参与衍生品市场比例就达到86.5%,而我国直到2017年该比例仅为8.47%。这样不充分、不平衡发展必然导致市场功能不完善。 

  即使与国内其他金融行业相比,我国衍生品市场同样处于尴尬地位。2019年6月,我国期货从业人员数量约3.1万,同期证券、银行、基金从业人员分别为33.4万、417万和24.5万,从业人员较少、期货公司整体实力不强的问题依然突出。此外,行业发展外部环境还需要进一步优化,一些产业企业不敢、不想也不会参与衍生品市场,不仅不利于衍生品市场发展,也使相关产业在价格风险中处于被动。 

  建设全球人民币定价中心和风险管理中心 

  改变上述局面,关键是要建设衍生工具齐备、产品种类丰富、运行安全高效、功能发挥充分的高质量衍生品市场。“发展与我国经济地位、经济需求相适应的衍生品市场,推动形成大宗商品人民币定价中心和全球风险管理中心,以推动更多国内外产业企业和金融机构参与,进一步改善市场结构,发挥市场功能。同时,以人民币计价的衍生品价格能够更好地反映我国真实需求,提高‘中国价格’在国际市场定价中的影响力。”李正强表示。 

  据介绍,目前我国衍生品市场正处于加快“基础设施”建设的关键时期,下一步要在巩固多元开放转型成果的基础上继续充实多元开放内涵,争取未来3至5年在主要品种上实现“一全两通”。“一全”,即期货、期权和互换工具体系完整;“两通”,即期货与现货市场连通、境内与境外市场连通。通过构建“一全两通”新局面,提升市场核心竞争力,提高衍生品价格的代表性和影响力。为此,衍生品市场要以开放促发展,继续实施“由易到难、循序渐进、以我为主、风险可控”的对外开放战略,通过进一步扩大开放品种范围、探索多种开放模式、降低境外客户的制度性交易成本等措施,提高我国衍生品市场的国际影响力和境外客户参与度。 

  李正强最后表示,衍生品市场要以科技促创新,借助金融科技实现技术变革、业务变革和运行管理变革。未来,通过智能合约、移动清算等新科技手段改善交易、清算、交割和风控业务,探索新业务模式,建设新市场生态。 


相关新闻
建议使用 1024×768 分辨率、IE6.0以上版本进行访问,低版本IE将不能正常浏览 版权所有@2001-2006中国期货业协会 CFA All Rights Reserved
京ICP备0504711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604 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33号通泰大厦C座八层 邮编:10014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