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>公告新闻>媒体看期市
加入收藏打印关闭

[期货日报]贵州蛋企盼利用衍生品助力集约化发展

发布时间:2017年08月10日

  总体来说,贵州作为蛋鸡养殖新兴市场,凭借优越的自然环境、政府的扶持政策,异军突起。贵州蛋鸡存栏量从2015年的800万羽,发展到2016年的1000万羽,再到目前的1400万羽,呈稳步攀升态势。贵州蛋鸡养殖业经营状况如何?中秋节将至,鸡蛋现货价格何去何从?现货商对市场走势又持有怎样的看法?

  A 贵州鸡蛋市场有 “三怪” 

  8月2日至5日,在大商所支持下,由国投安信期货主办的“贵州鸡蛋产业链调研”走进贵州省。期货日报记者跟随考察组深入蛋鸡养殖企业、饲料加工行业,以及走访贸易商,对当前贵州地区蛋鸡企业经营情况、鸡蛋市场供需和价格等进行了调研。

  作为蛋鸡行业新兴市场,和传统产区相比,贵州有其不可复制的特殊性。具体表现为当地消费者独爱大鸡蛋、外地蛋更便宜、当地报价混乱等。

  其一,大码鸡蛋受偏爱。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不少大型养殖企业通过贸易商将六至七成的鸡蛋销往两广、江浙地区。一是因为上述地区蛋价偏高,具有一定的套利空间。二是因为贵州当地人偏爱大鸡蛋。在贵州,不少地区以蛋重进行相应的等级划分,例如毕节地区: 大0蛋>52斤/箱;0号蛋>50斤/箱; 1号蛋48—50斤/箱;2号蛋46—47斤/箱;3号蛋45—47斤/箱。数字越大,意味着鸡蛋个头越小,越不受当地人喜欢。

  为什么当地人更推崇大码鸡蛋呢?贵阳金关市场一韩姓经销商向记者解释说,贵州鲜蛋零售时,消费者喜欢直接购买一托盘鸡蛋,鸡蛋不论斤而论个卖,大码鸡蛋很受消费者欢迎。区域内中小码鸡蛋由于缺乏本地消费习惯支撑,主要外销到广东、广西、江浙一带。

  其二,外地鸡蛋更便宜。外地鸡蛋是指由外地销往贵州的鸡蛋。数据显示,贵州人口约3500万,蛋鸡存栏1500万羽,无法自给自足,且有部分小码鸡蛋因不符合区域内消费习惯被卖到外地。因此贵州高达30%—40%的鸡蛋需要从云南、湖北和重庆等省市调入。从调入的鸡蛋数量来看,云南距离较近,占比70%(论箱卖),湖北接近30%(论斤卖)。

  调入贵州的鸡蛋质量会更好吗?据介绍,情况并非如此。同等大小的鸡蛋,外地质量较差,与此对应的是价格也更为低廉。

  交通不便导致贵州当地物价居高不下,鸡蛋养殖更是如此。除了本地优越的自然环境、政府的扶持政策之外,相比其他地区,贵州蛋鸡养殖并不存在价格竞争优势,鸡蛋价格偏高,原因主要在于饲料原料全部来自外地。据介绍,饲料主要由玉米和豆粕构成,贵州养殖企业多采用来自东北的玉米,当前东北玉米到厂价格约2200元/吨;豆粕来源广西,当前到厂价格约3100元/吨,饲料综合成本约2600元/吨。

  其三,市场价格混乱。由于是新兴市场,贵州当地鸡蛋交易规则较乱,难以形成具有公信力的第三方报价,贵阳地区的报价目前主要参照本地四大市场的综合报价,而不同市场经销商报价存在差异。考察期间,1号蛋箱报价在170元/箱附近波动,其余等级按照上下5元的标准调整。也就是说,一箱0号蛋比1号蛋贵5元钱。同理,一箱2号蛋比1号蛋便宜5元钱。

  “鸡蛋定价方面,贵州市场可以用一个乱字来形容。”贵阳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销售部一邓姓经理告诉记者,据他了解,成都蛋鸡行业有一个官方报价,所有交易以斤(净重)为标准,以此为参照,各家报价根据鸡蛋品质稍作调整。但是贵阳四大市场报价全都不同。“更让人伤脑筋的是,贵州一些地方论斤,一些地方却论箱,市场报价方式杂乱无章,缺乏明确的报价体系。”该邓姓经理说。

  B 依托政策优势集约化发展 

  数据显示,四川、云南和贵州目前蛋鸡存栏分别为3000万羽、2500万羽和1400万羽。其中,贵州蛋鸡存栏量稳步上升,从2015年的800万羽,到2016年的1000万羽,再发展到目前的1400万羽。贵州主要养殖品种为金粉、罗曼和部分尼克珊瑚粉蛋鸡,养殖和消费以粉蛋为主,占比超过90%。

  贵阳当地有四大蛋品集中交易市场,金关农批市场为一级批发市场,也是当地鸡蛋交易量最大的市场,商户一般会与作为规模化鸡场的供应商签订购销合同,部分商户代销规模鸡场的蛋品时,需要向养殖企业缴纳2万—3万元的保证金。此举约束商户在当市场采购价低于养殖企业出场价时,仍能够按原定计划采购鸡蛋。

  由于个体商户交易规模不定,规模化鸡场与商户一般会约定隔日送一次货,彼此间现款结算。韩继在是金关农批市场的一名经销商,他告诉记者说:“我们和鸡场的交易,基本上是我们先打款,再拉货。就算货车到了鸡场拉上鸡蛋,如果款项没到账,鸡场也会关上大门不让货车出来。但是作为经销商,我们和下游商户做生意,却面临一个月或几个月的账期,对资金流动性要求很高。”

  在整个贵州地区,毕节市是蛋鸡养殖量最大、集约化程度最高的区域,呈现出“起步晚、起点高”的发展特点,且多为依托政策扶持的外部资本。

  据当地一名大型经销商估算,毕节地区蛋鸡养殖存栏量达400万羽,占贵州全省养殖量的27%。不过受上半年持续亏损影响,截至7月份,该地区蛋鸡减栏至300万羽左右,减幅约25%。从养殖户存栏量来看,3万羽以下占比30%—40% ,3万—5万羽占比约10%,5万羽以上占比约50%。

  目前毕节地区还没有集中从事批发销售鸡蛋的市场,本地蛋价格平均比外地蛋高出20元/箱,加上消费水平较低,鸡蛋在当地严重滞销。不仅如此,毕节地区鸡蛋品质较好,主打中高端品牌市场,八到九成的鸡蛋销往省会贵阳以及广州、深圳等地。而在贵阳销售的外地蛋,多来自云南、四川、黑龙江等地,销量约占30%。值得一提的是,毕节地区一些大型经销商在外调鸡蛋内销本地时,也为广州、深圳销区品牌蛋销售商提供货源,并按对方要求制定品质和包装,做品牌鸡蛋货源供应商。

  葛记蛋品是毕节市七星关区的一家鸡蛋贸易企业,其负责人告诉记者:“七星关区不少经销商在广州、深圳等地开办经销处,配备营销人员,将毕节本地鸡蛋通过喷码、包装等处理后,直接配送终端消费者或供给香港市场,以使利润最大化。”据该负责人估算,目前毕节到深圳的运费为7元/箱,因为毕节地区还没有形成统一的定价依据,主要按销售区域报价、成本、利润等方面综合报价,比如销往深圳,就按深圳的对外报价、中间的成本和利润等,制定出最终的价格。

  C 鸡蛋现货价格有望持续走高

  今年以来鸡蛋市场需求一直萎靡不振。不过,随着禽流感结束,叠加中秋佳节临近,鸡蛋需求将进一步增强,市场预期鸡蛋现货价格将继续走高。

  记者调研发现,禽流感对贵州当地鸡蛋消费有一定的影响,特别是对学校食堂和居民消费影响比较大。“食品加工用蛋需求出现下降。今年终端需求差,食品厂一周开工3—4天,萨其马和老婆饼的生产销量都出现不同程度下降。”韩继在告诉记者,目前他所配送的3家食品厂鸡蛋需求量每天不到200箱。“不过,学校等团体消费用量和商超居民用量呈上升态势。从学校食堂的团体消费来看,当鸡蛋超过4毛/枚(约3.6元/斤),学校后勤管理部门就会将鸡蛋的用量转为对腐乳的消费,降低鸡蛋用量。今年一、二季度蛋价便宜,学校鸡蛋采购量是增加的。以前配送的一个学校食堂每月销售额是7万元,现在是9万元。同时商超由于价低,也进行了大量促销活动,拉动了鸡蛋消费。”韩继在表示,禽流感虽然对学校食堂和居民消费影响比较大,但整体来说,由于采购价低,整体销量还是上升的。

  随着禽流感结束,贵州蛋鸡行业呈现新的供需特点。据毕节当地鸡蛋经销商介绍,供应方面,当地空栏率达20%,下半年供应量将减少;需求方面,内销本地学校食堂的配送由于进入6月份放假而完全停止,目前内销以本地商超为主,需求比较平稳。而外销深圳今年前一二季度月均6000—7000箱,比去年增加1000箱左右,主要是商超促销增加了销量;补栏方面,不少养殖企业表示,目前200多天的青壮年鸡群比较多,受前期蛋价上涨影响,日前养殖户抓鸡意向比较强烈。

  但据种苗生产企业反映,目前实际抓鸡的养殖户比较少,多处于观望态势,订单正常排到10月份,青年鸡销量较好,6月中上旬以前蛋价低时,一只生产成本为20多元的110日龄青年鸡售价仅5—7元,而目前涨到近30元,当前养殖户有突击补栏赶中秋高点的迹象。下半年,在蛋鸡养殖利润没有明显好转的前提下,由于价格时涨时跌,贵州市场目前补栏观望态度较浓,预计蛋鸡养殖补栏意愿仍难积极。当地多数市场人士认为,目前鸡蛋价格不会出现大幅下跌,至中秋节前蛋价会呈现振荡上涨态势,节后蛋价回落的空间会极为有限。

  D 政策助力行业发展 

  近年来,在国家扶贫政策的推动下,贵州在蛋鸡养殖业上给予了大量投入。贵州优越的自然环境对养殖业来说是天然优势,不少养殖户对贵州蛋鸡养殖业的发展充满信心,希望通过集约化发展,将企业做精做大。

  为促进蛋鸡养殖业发展,毕节市政府推出堪称国内扶持力度最大的优惠政策。具体来看,针对七星关区每只蛋鸡补贴25元,通过“先建后补”的方式,推动当地蛋鸡存栏量显著提升,前期实施效果良好。

  “随着时间推移,政府逐渐减轻对蛋鸡养殖业的扶持力度。”毕节市赫章县水塘乡某大型养殖企业负责人表示,政府对养殖户的扶持力度目前越来越小,最新的政策是以万元为单位,仅补贴存栏量超过10万羽的蛋鸡养殖户。“举例来说,一家养殖企业养了9万5000羽鸡,他是拿不到补贴的。假设养殖10万5000羽,只有10万能纳入补贴标准,获得补贴250万元。这种政策意味着企业想要拿到政府补贴,必须做大规模,形成规模化、专业化的集约生产模式。”上述养殖企业负责人如是说。

  “补贴发放需要一个过程,养殖企业想拿到补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毕节市另一家蛋鸡养殖企业负责人表示,该企业还暂未收到政府的补贴款。他认为,补贴款迟迟未落定,可能会让后面想进入贵州市场的企业主产生观望,对目前拟新增栏的鸡场可能也会形成一定影响。

  据记者了解,在贵州,另一种扶贫政策通过“公司+村集体+贫困户”的“65338”模式已开始运行。据介绍,该模式依托在当地投资的大型农牧企业,吸纳600家贫困户,用“特惠贷”资金入股5万元,筹建其中的2栋鸡舍,租赁给养殖企业使用3年,每年按3%提成给各村作为村集体积累资金,保证每个贫困户每年分红8000元,利用上级扶贫资金215万元,入股蛋鸡养殖企业,平均分配给全乡57岁以上未享受“特惠贷”的160户贫困户,每户每年可分得红利2150元。

  除了上述扶贫政策,农产品价格保险在贵州也逐渐流行开来。“‘一亩地一毛钱’政策在贵阳当地很流行,农户只需要为一亩地付一毛钱的保费,就能享受价格下跌带来的赔偿。保费方面,农户只需要支付10%—20%,其余部分由政府支付。在农户支付的这部分保费中,还会附带更优惠的政策。”锦泰保险农险专员周定勇告诉记者,对保险公司来说,提供此类农业险面临着不少风险。

  周定勇举例说,今年上半年,受禽流感影响,鸡蛋需求和价格一路走低。与此同时,多数地区被迫关闭活禽交易市场,蛋鸡淘汰受阻。鸡蛋供给相对过剩,各地走货速度较慢,鸡蛋现货价格一度跌破2元/斤,蛋鸡养殖亏损创下历史新高。“我们有一款针对鸡蛋的价格指数险,只要价格低于4元/斤,公司就会为农户提供赔付。低于4元的部分,按照差价赔付九成。前段时间鸡蛋价格持续低迷,尽管政府在这方面补贴了不少,但是对于我们来说仍是赔本的买卖。”

  不少养殖企业对农产品价格保险也持观望态度。“价格保险确实帮助农户弥补了不少损失。可是保险公司一直赔钱,这买卖做得久吗?”

  好的情况是,鸡蛋期货为保险公司提供了风险对冲工具,已经有保险公司表现出利用期货工具在市场上对冲风险的愿望。

  “日前,锦泰保险和国投安信期货已经达成初步合作意愿,并就贵州地区鸡蛋产业‘保险+期货’的可行性进行了深入讨论。根据规定,保险公司不能直接涉足期货,可以在中间环节引入期货公司。期货公司相当于为保险公司提供保险,保险公司通过期货市场对冲,减小风险敞口。我们急切需要找到这么一个风险对冲的工具,为保险公司本身,也为贵州当地蛋鸡养殖企业保价护航。”周定勇说。


相关新闻
建议使用 1024×768 分辨率、IE6.0以上版本进行访问,低版本IE将不能正常浏览 版权所有@2001-2006中国期货业协会 CFA All Rights Reserved
京ICP备0504711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604 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33号通泰大厦C座八层 邮编:100140